【格物】电子烟行业水有多深,柚子省经理上演现实版的甄嬛传2续传

dfhjdfjgffhsgsdasfa
dfhjdfjgffhsgsdasfa
dfhjdfjgffhsgsdasfa
512
文章
0
评论
2021年8月25日 评论

格物昨天发布了《【格物】太狗血!为薅补贴,柚子省经理欲将200店先翻魔笛再翻柚子》,其中提到,YOOZ重庆省经理为了两头薅补贴,带着省代去见了MOTI品牌方,打算把旗下200多家加盟店都翻成MOTI,随后再切回YOOZ再薅一波YOOZ的补贴。

在更新第二集之前,我们不妨看看各方读者朋友们的看法。可以说,一石激起千层浪,评论区出现了大量华点。有的观众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有的观众表示了反对意见:“人家是薅品牌方的羊毛,关你毛事,真TM多事”、“一个通配公众号 天天蹭柚子 坐等打脸”。

打不打脸我不知道,“爱而不得”、求锤得锤是有的。以下第一个录音是省经理拐弯抹角劝某老板翻店,全文几乎都是四川话对话,其中18分49秒提到,“如果被坑了,你再回来,把logo这些都留好,没关系的。”

而下面第二个录音是关于省经理带着省代去见MOTI品牌方的事情。第三个录音结尾可以听到省代和省经理的分利方式:翻店利润归省经理唐某,供货利润归省代。但出于对对话人隐私的保护,格物此处不放出。

至于YOOZ这事儿谁背锅的问题,蔡总得票数略胜黄总一筹,“说到底还不是做柚子不赚钱”。

还有柚子和魔笛从业者直接在评论区对线。魔笛某负责人表示“很遗憾”,有观众留言跳出来说该负责人“假惺惺”,第三方则表示“两个品牌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甚至有大预言家直接为大家提前揭露了即将出场的主要和次要人物。

故事主人公省经理唐某也对此事做出了回应,他表示,是MOTI先动的手。

事情何以至此?C老板对YOOZ是“爱过”的,也是想认真做生意的人。好好的合作怎么就反目成仇?又如何导致如今评论区黄总VS蔡总、魔笛VS柚子、格物VS黑评的混战的局面?

前情回顾结束,下面开始第二集。其实,一切都是由一通小小的举报电话引起的。

C老板告诉格物,由于看不惯能力强的原省经理王某被下,兼职FLOW省代的YOOZ省代各种暗示明示老板开FLOW店铺、拿FLOW货,店主发声群被解散,他给YOOZ官方打了电话反应这些事。

原省经理网格化后被贬去云南

事实上,在今年5月初之前,C老板作为外地来的重庆女婿,一直在山城重庆过着舒适的小日子。川渝养人,自己喜欢的电子烟事业也在原省经理王某的带领下蒸蒸日上。从去年9月到今年5月,在C老板和其他经销商的努力下,YOOZ在重庆的店铺从十几家拓到了200多家。

他本以为生活会这么恬适地进行下去,时不时能在事业上取得一些成绩,得闲还能约上三五好友去撸串喝酒。但某一天,C老板突然被通知,自己信任和尊敬的省经理突然被降职,调去了云南。

“当时省代把我们4个市代喊到一起开会说这个事情,当时就觉得,忽然就变天了。”C老板告诉格物。

“他们有拉拢我们的意思,想让我们心向着新的省经理。但是说实话,不太可能。第一,原来的省经理能力很强,但是新来的能力差远了;第二,我后来听说其实是因为YOOZ内部政治斗争把原省经理下了。”

众所周知,此前YOOZ推行网格化管理,公司要求原省经理再找一个平行省代。原省经理的确出色地完成了公司的任务,却似乎也得罪了老省代。“想来也是,突然多了一个人把市场供货权切走了,不爽是肯定的。“

”而且他们可能还是希望把自己的人放在省经理那个位置,老省代也比较善于和上面搞关系。”老板无奈地表示,“后来5月,他们先是把原省经理降职留在重庆,上个月就贬去云南了。都不需要报给公司,直接在大区内就解决了。”

C老板告诉格物,YOOZ当时把原省经理调走的理由他不太能接受:“他们说他(原省经理)收了很多钱,导致许多加盟商血本无归。什么查出来账,一个投资者投了70万,开了五家店,全归他。但其实他们应该是拿不到账的。”

YOOZ省代搭售FLOW、店主发声群被解散

再者,据老板透露,YOOZ老省代其实还接了FLOW省级代理,并多次暗示C老板帮自己拓1-2家FLOW店,暗示老板帮自己消化FLOW库存。“他意思就是,你要想继续在YOOZ这边,让我们对你好一点,就帮我开两家FLOW的店”,C老板说道。

并且,原店主发声大群直接被省代解散了。C老板告诉格物,重庆YOOZ其实有一个经销商和店主的大群,很多店主觉得这是和品牌接触的唯一渠道。店主们会发一些售后反馈问题。生意不好的时候,大家也会在群里吐吐槽,吹吹水。可后来,省代直接把群解散了。

“之前群主是省经理,他从来不会正面回复,后来他感觉他搞不定了,就把群主移交给省代,然后省代直接把群解散了。”C老板回忆道,“等于就是说,他们想搞一言堂,所有事情他们说了算,他们不想说的也不要我们说。店主所有的发声渠道都没有了。”

对以上种种,C老板都非常不开心,他随后拨打YOOZ官方电话向品牌反应了这些情况。“我是希望YOOZ整改一下,有错就改嘛,我也是希望YOOZ好。”

举报之后:

欲求解释被YOOZ踢皮球取消市代资格

但这通电话并没有解决老板提出的问题,反而让老板自己被“解决”了——C老板随后被省经理口头通知取消了市代资格。

C老板打完举报电话后,YOOZ方面就开始互相传球了。“官方电话给了我老蔡的微信,老蔡让二把手吴总帮我处理这个事情,吴总又让西区运营大区总殷总跟我对接。殷当时刚上任,这个事情处理得很奇怪,他就一直护着,找了一堆借口来搪塞。”

“后面到了6月底的时候,突然就跟我说我被处罚了。省经理给我打电话,口头告诉我,我的市代被取消了。”C老板当时追问取消的理由,省经理表示,取消市代是因为C老板“强迫与人合伙开店”。

什么叫TMD强迫与人合伙开店?我都听不懂。”C老板无奈苦笑,“我是刀架人脖子上了,还是拿枪对着人太阳穴了?”C老板也多次质问YOOZ方面,第一,他要挟了谁,第二,有什么证据。但YOOZ其一没有提供被强迫人员与老板对质,其二也没有拿出证据。

老板再次试图与YOOZ协商时,发现自己已经被YOOZ各方拉黑了,甚至被移出了所有群聊。

欲知后事如何,静待格物在明日为大家更新的大结局,欢迎各位在评论区留言讨论。

weinxin
博主微信:relx0020
dfhjdfjgffhsgsdasfa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8月25日
  • 转载请注明:http://dzybk.com/11866.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