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厦门试点门店私自流通商品

dfhjdfjgffhsgsdasfa
dfhjdfjgffhsgsdasfa
dfhjdfjgffhsgsdasfa
1600
文章
0
评论
2022年4月13日 评论

期待已久的监管证逐步落地,行业正在逐步切入良性发展的轨道。而近段时间最受到关注的便是惠州、厦门两座城市的试点工作。可谓是“惠州厦门的一小步,电子雾化的一大步”。

根据最新消息,惠州、厦门两地的门店试点,已经步入流通阶段。截至目前,从参与试点者传递出的动态可知,无论是厦门还是惠州,相关试点门店的第一批货基本都已售罄,第二批货也已陆续到达门店。

惠州厦门试点门店私自流通商品

从前期的摸底,到相关协议的签订,到收集提货需求,再到最后专车送货上门一系列周到的流程,结结实实地让非试点城市的从业者们羡慕了一把。

但近日根据多位知情人士向格物透露的信息,参与试点的悦刻四五代产品,有一部分并没有通过正常的销售渠道流转到顾客手里。

据他们的说法,某些试点门店以官方提货价提货成功后,会直接加价十元或更多转卖给外地微商,以中间商的身份赚钱。

而格物在通过多方调查后,发现这种现象确实存在。

不仅如此,在四五代成为硬通货之后,目前一些试点门店已经与微商达成“期货协议”,门店以最高配额下单,并与微商提前交涉,商定好价格之后,微商打款,试点门店在提货成功后尽快发货。

通过持续追踪,格物发现并不是所有试点门店都参与了这场“跨省流出”大戏。但与此同时,也不乏没有参与试点的门店店主,为了逐利,主动扮演起“倒爷”的角色,在多个社群中过分活跃。以至于有人戏称“厦门惠州,供货全国。”

那么问题来了,试点门店为什么会向外省出货?外省微商,为什么会选择从试点城市高价提货?试点货流向全国,会对终端市场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不难看出,相关部门的想法很纯粹,希望最大可能解决供应问题,尤其是充足的产品供应和“梦回2021”的提货价格,显然是为了免除试点店主后顾之忧,将更多精力放在打磨相关流程之上。

一方面,签署过试点协议的相关人员向格物透露。存在以下三种情况,则试点终止:1.门店停止申报提货需求,不再从yc部门进货;2.将产品售卖给未成年;3.从第三方渠道进货。至于将货物流向外省并没有明确包含其中。

另一方面,另有多位试点店主告诉格物,自己曾当面请教过yc工作人员是否可以向外省出货的问题,对方没给出否定答案。

截至目前,试点门店的产品销售并未录入POS系统,与出货相关的管理措施也没有出台。可以说,在产品管控上,给了店主很大的自主权。

而根据相关数据显示,惠州和厦门两地的电子烟门店数量都只有260多家,属于典型的小市场。一位知情人士还告诉格物,此前悦刻惠州经销商月销售额不超过250W。小,意味着更小的试错成本,作为试点而言显然更加合适。

充足的自主权的考量,更多还是希望参与试点不会对其经营造成影响。但却被不少店主发现了其中的“商机”——

如果都以最高配额下单(悦刻四五代每次最高可提货740盒)的话,当地市场短时间内并不能消化,于是便有了向外流出的可能性。

惠州厦门试点门店私自流通商品

而外省微商之所以愿意高位接盘,主要在于当前市场对于悦刻四五代的巨大需求以及不算友善的品牌官方提货环境。

根据相关人士的说法,试点店主在以官方提货价取货后,会加价10元左右出掉,以这种价格收货,成本不算低。一位没有参与试点的惠州店主就表示,有同行向其报价6X,而遭到他的拒绝,因为没什么利润空间。微商的优势在于更低的零售价,这样一来,利润空间无疑会更薄。

但某位店主告诉格物,他的一个大仓朋友,目前已经交了300多万的预付款,理由很简单,这批期货的货源很稳定,而且悦刻的四五代,不必担心出不掉。单盒利润虽然不高,但真正起量之后,其实收益总量也足够可观。

另一点原因则更加现实,用某位店主的话说:“试点货除了贵一点,基本挑不出什么毛病。”“现在市面上货很少,低价货就更少,连和经销商都在高价出货,除非你有人脉,否则以正常价拿货很难。就算你能拿到货,也要被搭售一堆杆子或滞销烟弹。”

所以试点货之所以能在外省形成庞大的买家市场,其实与行业正式监管前,进货价格波动较大及附加条件更多有关。

目前惠州、厦门两地的试点货流向非试点城市,已经出现了对当地实体店的经营造成的冲击。

一位深圳店主表示,近期他注意到,深圳有大批微商去惠州收货,然后以低于零售价的价格出掉,深圳专卖店的业绩因此受到波及。另有一位实体店主则注意到,他的隔壁门店,在从试点城市收货之后,会直接在店前张挂起悦刻8折的牌子,从而抢夺客流。

但也有某些从业者表示,试点城市的货外流,不会对其他省份的终端市场产生实质性的影响。因为流出的货物总量相对有限,在分流之后,各个城市能接收的货物不会太多。体量上的不足,让它能起到的作用更多是补给货源,而不是扰乱市场。

也有人认为,试点门店对于微商来说,只是多了一个新的进货渠道。某些城市近期试点货进入市场,其实恰恰说明当地终端市场的无序和价格体系的混乱。没有厦门和惠州,微商也会从其他地方拿货,当地市场的竞争秩序不会改变。

目前,试点城市的第二批货已基本到位,门店已向上申报最新的提货需求,试点仍在继续。格物认为,试点作为烟草行业最常用的改革及创新政策的开展模式,当前乃是电子烟走向合规化历史进程的重要一步,试点结果将极大影响此后行业形态。

而另一方面,以卷烟作为参照的话,零售与批发资质上存在着非常明确的区别,如此流出已经突破了零售试点的范畴。因而格物在此呼吁,行业发展来之不易,希望大家能为合规化进程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

weinxin
博主微信:relx0692
dfhjdfjgffhsgsdasfa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4月13日
  • 转载请注明:http://dzybk.com/13709.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